柳营《姐姐》一部女性命运的交响曲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好书推荐
微信获取书单,关注公众号,搜索:醉墨阁(zmgblog)
以下推荐图书,如未有购买链接,可直接点击以下各大知名网上书店进行购买:
柳营《姐姐》一部女性命运的交响曲
柳营《姐姐》一部女性命运的交响曲

《姐姐》 柳营 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9年1月出版  ISBN:9787530218419 定价:48.00元

姐姐,一个小镇上的柔弱女子,最终一步步成长为一个坚韧、果决、敢作敢为、敢爱敢恨的现代女性。姐姐之外,姆妈、瓶姨、汪姐、凤妹,甚至还有妹妹构成的女性群体,她们的故事构成了这个时代一部女性命运的交响曲。

1

1971年生的姐姐,自小生活在南方小镇。

小镇有个特别的名字:湖镇。

小镇沿江而建,有沙滩叫白鹭滩,成片的芦苇,白鹭飞舞。水运发达时期,小镇曾是商业氛围浓郁的商埠重镇。小镇现仍存有宋代舍利塔、明清老街。

姐姐长到十七八岁时,已是个标准的南方美人。面孔略尖,白皙里透着红润,眼睛清澈,衣着素净,自带了纯真的娇媚之态。平日里喜欢梳两根辫子,小脸小胸小瘦腰,如春日里含在枝头的尖柳芽,卷了一身的淡雅清秀之气,但细腰下那结实紧翘的臀里,却孕了一股强劲的欲破土而出之力。

正到了懵里懵懂、要惹是生非的年龄。

2

阳光里抹了层轻薄的云,是初春的日子,各种花儿都憋了一冬的劲儿,鱼泡泡从水底冒出来一般,纷乱地盛开。

小镇的空气,格外新鲜,古街青石铺地,尘土不扬。小镇东边有座古老的舍利塔,清晨傍晚都能听到塔铃响,铃声清脆幽远,穿越千年,长久不息。

每天清晨,姐姐骑车出门,经门口的青石老街,拐到柏油铺地的主街,往南骑十多分钟,再拐进一条两旁都是柳树的小径,小径通向一家电子厂,姐姐就在那儿上班。

说是电子厂,不过就是十五六个姑娘,坐在几张长桌上,全手工焊接电子板。是耐心的活儿,眼要细,手要巧。

姑娘们依着长桌一字坐开,戴面具眼罩,静下性子,聚了精神,电光飞溅,恍如小小的烟花,灿烂却又枯燥虚寂。

姐姐在这样的枯寂中,每天却心如盛夏。身体虽机械地坐在操作台前,脑子却在春光明媚处:全是他的影子,他的笑脸,他的声音,他的后脖子处散发出的热烘烘的气息,他最初牵着她手时的样子……样样回想起来,都是羞涩美妙的。

姐姐那掩在防火面具下的嘴角会忍不住咧开来,笑如波水,荡漾全身,腹部处有小小的抽搐,一直往上牵系到胸口,心就猛地跳动一下,身体被惊醒,暗自脸红,一阵燥热。深呼吸,长长吐出口气,轻叹一声,重新专注于手里的活儿,可也就不多一会儿,心思便又飘游到远处去了……

镇上流动着一些闲言碎语,姆妈听在耳里,却也不去问姐姐。偏偏姐姐什么都不知道,大人间的闲话,传到年轻一辈那儿,很快就失灵了。

年轻人在她们自己的生活里,她们爱漂亮的衣服,爱看电影,有逛不完的街,有做不完的梦,喜欢听外面的故事,对未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。

姐姐厂里有个女孩叫燕飞,会弹吉他,这让人很是羡慕。燕飞说,吉他容易学,你们想学,我可以教。下班时,姐姐就随几个姑娘一起去燕飞家学吉他,有时迟了就在燕飞家做晚饭吃,晚饭后继续边弹边唱,嘻嘻哈哈,没完没了地腻在一起打发夜晚漫长的时光。

燕飞八岁时没了母亲,在小姨家生活到小学毕业才回到父亲身边。父亲是镇上的干部,早出晚归,沉默寡言,一直不曾再续妻。也有热心人想介绍女人给他,他似乎并无太大的兴致,倒觉得无羁无绊,省去很多烦恼。几个姑娘在燕飞家混久了,有个叫国文的姑娘喜欢上了燕飞父亲,每天着了魔似的往燕飞家跑。

燕飞父亲怕招惹是非,避或者躲。

他不敢当真,这姑娘大不了女儿几岁,感情说来就来说走就走,怎能当真?再说这事要是传出去,还不在小镇上闹翻天。国文可不这样想,谁爱嚼舌谁自己嚼去,她根本不在乎,她的爱情她自己做主,便横下心来,往燕飞家跑得更勤,连走路的身姿里都暗藏着一股倔强,仿佛某些危险随时都会发生,而她早已准备粉身碎骨。

全小镇的人都为此心惊肉跳,这清白小姑娘,什么人不好嫁,非要咬住一个比自己父亲还大的老男人,真是没皮没脸不害臊。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,姆妈终于没忍住,问道:“你们厂里的国文,是真喜欢燕飞父亲吗?”

姐姐夹菜的手停在半空,眼睛看着姆妈,一脸无辜样:“不知道呀。”

姐姐确实不知道,姐姐的心思不在别人身上,姐姐有自己的故事。

老男人越躲避,小国文就越疯狂地坚持。那疯狂是静止的,情绪是稳定的。她每天下班先去市场,再去燕飞家,包里背着水果、鱼和青菜。她先和燕飞学弹吉他,然后再去厨房做饭,她手脚麻利,几乎承担了燕飞屋里所有的家务。从小在姨家长大的燕飞,大大咧咧,性格极好,但并不精于家务,天生缺少母爱,却极爱交朋友,喜欢身边有人做伴,国文的一手好菜,踏实稳定的性情,让燕飞觉到了不同寻常的安心与温暖,她并不反对国文想与自己的父亲好,反正没几年自己也会嫁人,到时父亲上班回家,屋里有个会做饭的,床上有个暖被窝的,多好。

3

燕飞的父亲像极了一条深不可测的悠长阴冷的隧道,他不动声色,面无表情,后背僵硬,看起来纹丝不动。

国文身处炽热的情感中,没有丝毫收敛,蜂拥而来的情欲在内心里如此狂热,几乎将她洗劫一空,她的胸口滋生出一股拉扯之力,是向上的、暗流涌动的,类似于饥饿感的一种魔力,却又是不夸张的,她一声不吭,却身轻如猫,她睁大眼睛,直接钻进同样深长的隧道,她不怕悠长与阴冷,她要见光见日。

这猫含着坚定之力,轻盈前行。她知道,无非是成与不成,无非是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她脚底生力,这气里有强烈的灼热感,无论泥石将如何滚动崩塌,她心里有白亮耀眼的光,就是横竖一条心,什么都不惧,去靠近他,去抓住他,去穿越他,去紧紧地拥住他,照顾他一辈子。

她家人慌里慌张地到处给她张罗对象,有一个条件相当不错的小伙子去她家见过面后,开始了温情而有节制的追求,她视而不见,也不为所动。她身心都置于一处,抱着巨大的信念,非要不可。

她似柔若无骨的蛇,沉静前行,步步为营。她得体妥帖,目光火辣,却静如矫兔。他深知,这看似平静的底子里,蓄了火山爆发似的岩浆。一个青春灿烂的姑娘的炽恋,给老男人久违的生命之火,惊心动魄。

《姐姐》作者柳营
《姐姐》作者柳营

柳营,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浙江龙游。著有长篇小说《阿布》《小天堂》《淡如肉色》《我之深处》,以及《阁楼》等多部中短篇小说集。作品被译成英、日、意、法多种文字并被改编成电影。

  • 醉墨阁微信公众号
  • 扫一扫关注
  • weinxin
  • 书生讲史公众号
  • 扫一扫关注
  • weinxin
小六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