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推荐一本好书|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约翰·斯坦贝克 作品《人鼠之间》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好书推荐 经典好书
微信获取书单,关注公众号,搜索:醉墨阁(zmgblog)
以下推荐图书,如未有购买链接,可直接点击以下各大知名网上书店进行购买:
《人鼠之间》

《人鼠之间》

《人鼠之间》简介:

 小说讲述了20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, 两个一贫如洗, 却又相依为命的美国流动农业工人从怀揣梦想到追逐梦想, 再到接近梦想, 最后梦想破灭的悲惨故事, 艺术地展现了田园牧歌式的农庄生活和残酷的社会现实的冲突, 反映了人对生存条件的真切感受。

莱尼身高两米,力气大得吓人,但心智像个孩子。

乔治从小和他一起长大,是他唯一的朋友。乔治带着莱尼到处打零工糊口。莱尼单纯善良,可常常闯下大祸。莱尼每次闯祸,乔治就必须带着他逃亡,永无休止地流浪。

乔治和莱尼有一个卑微的梦,希望有一天可以存够钱买一小块地。他们可以在属于自己的小天地里种种菜,养鸡养猪,养莱尼最心爱的兔子。他们可以不必再流浪。

他们又流浪到一座农场。这一次,永无休止的流浪终于到了尽头,梦想也到了尽头。乔治终于帮莱尼找到一个地方。在那里,莱尼永远不会再闯祸,永远不会再受伤害,永远不需要再逃亡……


《人鼠之间》推荐理由:

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John Steinbeck用平实的语言讲述了美国1930年代金融危机爆发后,两个漂泊不定的底层农民的心酸故事。他用真实感人的笔调像世人讲述了那个时期的凄凉、无奈和艰辛。本书是了解美国大萧条时期底层人民挣扎的最佳范本之一。

《人鼠之间》作者简介:

约翰•斯坦贝克(John Steinbeck, 1902-1968),美国文学家,1962年获诺贝尔文学奖

一生共创作27部作品,其中包括喜剧小说《罐头厂街》,跨类型作品《伊甸之东》,普利策奖获奖作品《愤怒的葡萄》,旅行作品《横越美国》等。

斯坦贝克是地位崇高的文学大 师,也是最受美国民众喜爱的畅销作家。他1968年过世之后,作品每年仍持续卖出两百万册,累计迄今已将近一亿册,其中超过半数是《愤怒的葡萄》《人鼠之间》这两部代表作。

斯坦贝克之所以深受美国人民欢迎,主要是因为他描写的人物正是最基层的社会大众。他刻画出他们面对困境时所展现出来的人性光辉:善良,同情,以及为生存而奋斗的勇气。

《人鼠之间》是美国中学10部必读经典之一,可谓一部真正的文学经典。

文摘


在索莱达往南几公里的地方,萨利纳斯河往山脚下轻探,形成一湾幽深的碧潭。潭水相当温暖,因为河水要淌过阳光下的金沙,才会抵达狭长的深池。在河岸一侧,金黄色的山丘绵延而上,延伸至嶙峋坚挺的加比兰山脉。在河谷的另一侧,水边长满树木:柳树每逢春季便鲜嫩莹绿,低枝上挂满前一年涨潮时留下的碎叶残枝;悬铃木的白色树枝上遍布斑点,斜斜地垂在潭水上方。积在树底下的落叶厚而松脆,一只小蜥蜴跑过都能引起咔嚓咔嚓的回响。野兔会在傍晚时钻出灌木丛,趴到河岸上乘凉。潮湿的沙滩上有浣熊夜晚活动的爪印,农场犬柔软的掌印,还有野鹿半夜来饮水时留下的楔形蹄痕。
柳树和悬铃木丛中有一条人为踩出的小径。农场的孩子们走过小径到水潭中游泳,疲惫的流浪者在傍晚走下公路,走过小径到水边扎营。一棵高大的悬铃木上长了条水平的矮枝,树枝表面早已被人坐得光滑无比,旁边有一摊经由无数篝火积累起来的灰烬堆。
炎热夏日的傍晚,林间吹起一股微风。树林的影子爬上山坡,逐渐向山顶靠近。野兔趴在沙滩上,安静得像一群灰色的小石雕。一阵踩踏悬铃木松脆落叶的脚步声从州内公路的方向传来。野兔无声地四下逃窜。一只长脚鹭费力地腾空而起,重重地拍着翅膀飞向下游。一瞬间,这个地方悄无生息。但随即有两个男人出现在小径上,走向碧潭边的空地。
他们在小径上走成一列,到了开阔地带后仍然一前一后。两人都穿着工装裤和配着黄铜纽扣的工装外套,戴着变了形的黑帽子,肩上扛着紧捆着的毛毯卷。走在前头的男人身材矮小,步伐敏捷,黝黑的脸上棱角分明,眼睛转个不停。他整个人都那么线条清晰:小而强壮的手,精瘦的胳膊,窄而凸起的鼻梁。走在他身后的男人则截然相反:魁梧的身材,毫无特色的五官,浅色的大眼睛,宽厚的溜肩。他像熊拖着熊爪那样拖着步子,脚步沉重。他的胳膊并不前后摆动,只是松弛地垂在身侧。
走在前头的男人突然在空地上停下,险些被跟在后面的大个子撞倒。小个子摘下帽子,用食指抹了抹里面的吸汗带,再弹掉手指上的汗水。大个子扔下毛毯卷,扑到碧绿的潭水边,直接凑上脸喝起来。他大口大口地喝着水,像马一样用鼻孔对着水面喷气。小个子紧张地走到他身边。
“莱尼!”他严厉地说,“莱尼,看在上帝的分上,别喝那么多。”莱尼继续冲着潭水喷气。小个子弯下腰,抓住他的肩来回摇晃。“莱尼。你会像昨晚那样拉肚子的。”
莱尼把整个头都埋进水里,包括头上戴的帽子。然后他在岸上坐起身来,帽子淌下的水滴在蓝外套上,沿着后背流下去。“不错,”他说,“你也喝点,乔治。好好喝一大口。”他露出快乐的微笑。
乔治卸下肩上的铺盖卷,轻轻放到岸上。“这恐怕不是什么好水,”他说,“浮渣有点多。” 莱尼把厚实的大手伸进水里,转动手指,掀起一阵阵小浪花。水波向外扩散到水潭对面,又反弹回来。莱尼注视着波纹。“你瞧,乔治。瞧我弄的。”
乔治在水边跪下,用手掬起潭水迅速喝了几口。“味道还行。”他承认,“不过不像活水。不是活水就不能喝,莱尼。”他不抱希望地说,“可你只要渴了,连臭水沟里的水都喝。”他又捧了把水泼到脸上,用手来回揉搓,下巴和脖子后面也没放过。然后他戴好帽子,向后坐到河岸上,架起双腿,抱住膝盖。莱尼一直看着他,模仿他的动作。他也往后坐到河岸上,架起双腿,抱住膝盖。然后他又望向乔治,看自己做得对不对。他把帽子往下拉了拉,更好地遮住眼睛,因为乔治的帽子就是这么戴的。
乔治愁眉苦脸地望着潭水。他的眼睛周围被太阳晒得通红。他生气地说:“要不是那个公交司机胡说八道,我们本来可以一路直接坐到农场的。‘沿公路往下走一会儿就到,’他说,‘走一会儿就到。’可是我们走了将近他妈的六公里,什么‘走一会儿’!他就是不想在农场门口停下,就是这么回事。他妈的懒得要死,连靠个边都不行。在索莱达停一下已经算是劳了他他妈的大驾了。然后他就把我们踢出来了,说什么‘沿路往下走一会儿’。我敢打赌,绝对不止六公里。真他妈热。”
莱尼有些胆怯地看着他。“乔治?”
“嗯.你要干吗?”

P1-3

  • 醉墨阁微信公众号
  • 扫一扫关注
  • weinxin
  • 书生讲史公众号
  • 扫一扫关注
  • weinxin
小六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